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五章 黑暗退却

时间:2018-07-11 望着玉珠秀丽脸上那扭曲的神情和冰冷不带一点感情的眼神,叶天龙的心中无比的伤痛,他大声的喊叫,想要唤醒神志不清的玉珠,但是却得不到丝毫的响应,有的只是玉珠更加强烈的攻击,不到片刻的功夫,他的身子上已经挨了不少的拳脚。
  值得庆幸的是,他的身体里拥有比玉珠还要强大的暗黑神力又是在暗黑一族的心灵世界中,遭到受月神之力控制的玉珠攻击,月之女神的力量也因此在他体内发挥作用,使得他不至于有生命之虞,但锥心的痛苦却是他从来没有承受过的。
  终于,在玉珠一次毫不留情的掌劈之后,叶天龙倒下去了。在无边的痛楚下,他的眼中冒出了狂热的眼神,心中的怒火、身上的痛楚,激发了他无边的野性,暗黑魔性完全爆发出来。
  「混蛋,你是我的女人,却竟敢对我动手,我绝不绕你!」
  叶天龙一跃而起,开始全力反击。两个同样拥有暗黑魔神之力的人开始激烈的攻击,双方互有所获,拳掌着肉声不时传出,在如此贴身相搏的情况下,被对手击中是相当正常的,而且双方都禁受得起打击。
  女人本来就不宜于男性贴身相搏,一方面是体质所限,二是峒体敏感脆弱的部位较多,所以与男人交手,以快速攻击要害,一沾即走避免被缠住为主。玉珠也不例外,她的快攻讯疾如风,令叶天龙防不胜防,同时又尽力避免被叶天龙击中。
  叶天龙却是毫无顾忌的全力出手,加上他的贴身搏斗经验丰富,化解危机的反应更是超绝灵敏,得心应手,而且他最大的优势是即使被玉珠击中了身体,他也不在乎。因此,缠斗了三四十招,依然豪勇如狮,气势凌厉。
  终于,他抓住了切入贴身的好机会,错开玉珠扣喉的手,身形疾转,反贴上玉珠的右肩背,大手一抄,便按上玉珠的右夜,四指触压着柔软的乳房,左手一挥,按住玉珠的臀部,大喝一声,将人摔起,然后就势压倒在地上。
  娇嫩敏感的胸部被手触及,玉珠不由自主浑身一震,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就已经被叶天龙压在背上,有如一座山令她难以动弹。
  现在变成了两个人比拚体力的情势,玉珠在叶天龙身下奋力挣扎,却别叶天龙用自己的身体牢牢压住,令她无法转身,更不用说什么反击了。
  「你还要动!真是不听话的女人,看我怎么惩罚你!」
  被玉珠不住地扭动身子搞得火大,叶天龙熟练地将她的双手反剪在背后,用一只手便牢牢控制了她的活动,然后腾出一只手,对準来雪白如玉的丰隆粉臀扇去。
  「啪,啪!」
  两声皮肉的清脆响声中,玉珠尖声大叫起来。粉红色的印痕在娇嫩雪白的肉丘显得十分夺目,看到那敞抖的肉丘,叶天龙又扬起手,狠狠地拍打下去。
  这一下,玉珠的呼声更加尖锐,她不住地左右扭动火辣辣的粉臀,想要躲避叶天龙的毒手,可是她的身子被叶天龙牢牢压住,活动的余地小得可怜,倒是因为激烈扭动的缘故,那变得粉红色的肉丘在叶天龙的眼前十分诱人的左右晃动,嫩肉偿抖的模样让叶天龙的眼睛顿时冒出火花来。
  他的手由拍打变成了轻轻的抚摸,火热的雪臀此刻已经变成艳丽的诽红色,玉珠的感觉也由最先的火辣辣转为麻木,接着又痛又痒的感觉慢慢升起,然后是钻心的痒,让她不由自主的轻轻摩擦起自己的双腿来。
  「哼,你这个女人,现在老实了吗?」
  叶天龙见状,怒吼了一声,突然俯首在玉珠的耳边狠狠地说道:「对你的惩罚现在才刚刚开始呢!」
  「什么?……」脑子一片混乱的玉珠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觉得一股火热的感觉顶在了自己的肉丘上。
  对準那深深的裂谷,叶天龙的火热慢慢深入,顶端遇到了娇嫩腻滑的粉肉,这时候的溪谷之中还是乾涩难行,但叶天龙还是强行闯出了一条通路,庞然大物硬生生挤开娇嫩的媚肉,闯进窄小的羊肠小道。
  「呜……好痛啊……」
  玉珠的眼泪一下子涌出来,如刀割的感觉从下面直冲她的脑们,让她顿时全身无力,软在地上。
  叶天龙整个压在玉珠的背上,将她牢牢钉在那里,然后开始扭动腰身,狠狠撞击着绯红粉嫩的玉臀,一下又一下,节奏缓慢有力,让身下的玉珠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力量和他的强横。
  「不要……不要……」
  玉珠左右摇晃着螓首,却是加剧了下面的摩擦,她的头髮在空中飞舞,泪水点点洒落。
  「你要的,你这个不听话的女人!」
  叶天龙的眼睛射出了黑色的光芒,这种黑暗的颜色甚至要超过玉珠心灵世界的黑暗,他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
  玉珠的娇躯不由得发生颤抖,不知何时,叶天龙已经放开了她的双手但丛背后滑落的双手也只是无力的握拳,接受叶天龙从背后有力的侵袭。
  叶天龙的双手从后面伸到玉珠的酥胸前,一手一只牢牢握住那丰挺娇美的玉峰,同时在玉珠的耳边低喝道:「快点扭动你的屁股!」
  「是」脑子里面完全混乱的玉珠本能的应了一声,身不由己的扭动起来,将自己的粉臀高高举器,承受着暴风般的撞击。
  「快点,再快点!」
  叶天龙在玉珠的耳边无情的催促,同时双手在玉珠的酥胸上肆意的揉捏。
  「我在动,我在扭动……」
  玉珠剧烈的喘息着,应声而动。这样的情形,真的让人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在现实之中,还是在梦幻之中。
  渐渐的玉珠的呻吟边的奇怪起来,而花径深处的收缩夹裹,层层迭迭的紧箍,都让叶天龙浑然忘我的冲刺起来,终于,叶天龙大吼一声,将自己深深埋尽玉珠的体内,火热的跳动,将充满力量的气息贯穿玉珠,玉珠猛然间抬起螓首,发出尖锐的叫声。
  想也没想,似乎是应该就这样的,叶天龙毫不犹豫的在玉珠的耳边再度念起了那个揭开黑暗一族封印的咒语。
  黑暗神力的强烈冲击,令月之女神力量收回,一瞬间,玉珠的娇躯发出了奇怪的光芒,无数的黑色气体从她的身体里涌出来,向四面八方飞去。
  接着,玉珠慢慢回过头来,望向叶天龙灿然一笑:「主人,我又见到您了!」她的眼神不再冰冷、不再混乱、不再迷茫,清澈的神光再度回到她的明眸之中。
  魔性渐渐消退的叶天龙望者眼前的玉珠,心中又惊又喜,正要说话的时候,玉珠的身体突然化云而散,随着黑色的气体向远方飘去。
  「玉珠……」
  叶天龙大惊失色,猛然跳起来,想要去追赶的时候,他的耳边传来了玉珠温柔的声音。
  「玉珠……」
  叶天龙大惊失色,猛然跳起来,想要去追赶的时候,他的耳边传来了玉珠温柔的声音。
  「公子,我终于又见到您了 !」
  「什么……」
  叶天龙转身朝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看到早原本黑暗的尽头,一点光芒渐渐放大,接着出现了玉珠的形象。
  「玉珠!」
  随着叶天龙的呼喊声,玉珠的形象渐渐清晰起来,但她却是背身对着叶天龙,就像是一个木头人一般。
  「玉珠,你怎么啦?刚才我……」
  看到玉珠一直背身对着自己,一副毫无所动的样子,叶天龙忍不住上去双手压在她娇美的香肩上,在她的耳边柔声道歉。
  「多谢您刚才赶走了控制我心灵的黑暗力量,我已经没有室了。」
  玉珠的香肩轻轻耸动了两下,依然没有转身,反而更加低下了她的螓首。
  「那你怎么啦?怎么不转身啊?快点跟我回去吧!」将玉珠的娇躯转过来,望者她俏脸上那无声滑落的悲伤泪水,叶天龙不禁心疼的问到。
  「公子……」
  玉珠的嘴唇颤抖了半天,眼中悲喜交加,但更多的却是羞愧和胆怯,有如一只担惊受怕的小鬼,这样的神情落在叶天龙的眼中,让他更是奇怪。
  「你到底还有什么事情啊,为什么会这样子呢?难道是我刚才弄疼你了吗?」
  经不住叶天龙的再三追问,玉珠终于鼓起勇气,颤声说道:「公子,我……我对不起你……我是……在没有……脸出去……」说到这里,玉珠已经泣不成声,明眸之中更是泪如泉涌。
  叶天龙的心头一跳,连忙双手捧起她的俏脸,望着那双红红的明眸,急声说道:「你是不是被什么人欺负了?没有关係,不管你的身上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我都不会怪你的!」
  「不是这样,不是这样。」见到叶天龙有所误会的样子,玉珠连忙摇头,但叶天龙再问原因,她还是期期艾艾的。
  「那是为什么啊!真急死人了!」叶天龙一跺脚,用力抓住玉珠的小手,就要把她拉出去:「乾脆我们先出去再说,好吗?凤舞她们都在等你醒过来。她们好为你担心啊!」
  「不。」听到叶天龙这样说,玉珠更加心慌,她挣扎着就是不想出去。
  「听着,现在大家都为你在冒极大的危险,你还想干什么?」叶天龙终于忍不住了,厉声对玉珠说道:「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
  「公子!」玉珠抬起头来,双眼泪汪汪的说道:「我无法控制自己……又害了琴姐姐……」
  叶天龙的心神一颤,这时玉珠已经陷入深深的自责中,她喃喃的说道:「是我……我害了琴姐姐……我……还有什么连绵去见大姐她们你?」
  「傻瓜,琴儿现在没事了,你不要太自责。」叶天龙不禁将她抱在怀中,安慰道:「再说,你也是被华柔所害,你琴姐姐会原谅你的。」
  「不,不会的!」玉珠猛的抬起头来,忘、望着叶天龙道:「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背叛了公子您,又几乎害死了琴姐姐,还有……还有……
  ……」玉珠像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喘息着说:「我害死了琴姐姐和公子您的孩子啊!」
  「啪!」
  叶天龙挥手在玉珠的脸上打了一巴掌,玉珠不禁呆呆地望着他。
  「你现在不听我的话,才是真正的背叛我!」叶天龙冲着玉珠大吼道:「你是我的女人,不管做错了什么事情,我都会原谅你!」
  玉珠从来没有见到过叶天龙对自己发这么大的火,她整个人都呆住了。叶天龙喘了一口气,然后又捧起玉珠的俏脸,轻轻的吻在那个红红的手掌印上。
  「小乖乖,听话,回来吧!大家都在等你。」
  泪水再度如雨点般的落下,但是这是感动的泪水、喜悦的泪水,玉珠倒在叶天龙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在这一刻,宽厚的胸膛给了她无比的安慰和温暖,她的心不再徘徊、不再彷徨,她找到了生命中的依靠和目标,为了这个男人,就算是天神她也敢挥出手中的剑。
  「孩子没有了,还可以再生的。小乖乖,你以后就生十个孩子还给你琴姐姐,当作补偿……」
  叶天龙还在玉珠的耳边轻轻说着,玉珠除了用力点头,再也没有其他的话。等到玉珠的情绪稍微平复一些,叶天龙微笑着拉起她的手,向着前面无边的黑暗迈出坚定不移的步伐。
  最后的心结既去,玉珠的灵魂便重新焕发了光芒,一瞬间,围绕在她附近的黑暗力量有如潮水一般的退走。
  玉珠用力握住叶天龙的手,深情地说道:「谢谢!」
  叶天龙还没有来得及再说什么,一股强大的力量从两个人立身之处向四面八方涌去,堆积在玉珠心灵世界的乌云顿时四分五裂,向远方快速退却,直至消失在尽头。
  无数的身影在叶天龙的眼前闪过,他知道这些都是玉珠心灵深处的记忆,现在随着玉珠的心神灵魄甦醒,它们也重新回来了。华柔的影子在两个人的眼前一闪而过,有欢笑、有泪水,还有苦涩,这不禁让叶天龙感到意外,显然华柔和玉珠有着非常不寻常的关係,不然的话,玉珠的记忆中,为什么有那么多她的影子?
  但叶天龙来不及询问,一道强烈的光芒在玉珠的心灵世界闪过,柳琴儿的声音在叶天龙的心中迴响,是柳琴儿化身的圣魔神剑在想他们示警。
  「小心,外面有人接近了!」
  叶天龙和玉珠两个人的心神俱是一震,下一刻,叶天龙的心神回到自己的身体里面,他依然和玉珠相对拥抱在寒潭之中,两个人以一种最亲密无间的姿势紧紧联繫在一起,玉珠的明眸恢复了往日的神采,正投射出热烈的光芒,深情地注视着他。
  在他们的身边,柳琴儿已经丛圣魔神剑的状态中恢复回来,她的双眼中有掩饰不住的疲惫和无神,显然方纔的圣魔神剑化和保护引领叶天龙的心神灵魄耗去了她太多的力量 。
  失去圣魔神剑的圣光保护,叶天龙和玉珠马上感觉到寒潭之水带给自己的压力,想到一边付出更大的柳琴儿,叶天龙心中一急,而他的心神一动,玉珠马上便感应到了,两个人同时放开手,向柳琴儿游去,将她护在两个人的中间,同时冲出了水面。
  三个人这一突然出现在水面上,顿时将潭边的五个人吓了一跳,同时将目光头到他们的身上。
  看到叶天龙和玉珠浑身一丝不挂的样子,光之风将和两个巨灵武士不约而同露出了鄙夷的笑容。看这个家伙和女人的亲热劲头,以及两个女人一脸疲惫不堪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刚刚躲在寒潭里面干了什么事情,怪不得这两个女人无论如何也不让他们靠近寒潭半步。
  看到叶天龙和玉珠他们安然无恙的从水中出来,于凤舞和龙灵儿的心中一块大石头安然落地,一股狂喜之情顿时涌上心头,那种感觉真是难以形容。
  最先回过神来的于凤舞眼疾手快地将自己的一件外袍截下,甩向了叶天龙他们。玉珠穿上没有问题,只是叶天龙可苦了,他只好快速扯下一段衣服,在自己的腰间粗粗围了一圈,那模样显得十分可笑。
  看着叶天龙走过来,光之风将的眼神微微一动,他突然含笑向于凤舞说道:「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下潭去看看呢?」
  于凤舞做了一个悉听尊便的手势,站在一边从来没有发言过的那个巨灵武士纵身一步便越入水中,动作之敏捷,和他巨大的身躯毫不相称。这份功力,落在于凤舞眼中,让她不觉暗暗惊奇,神族的势力果然不同凡响。
  落脚在地上,玉珠已经将外袍套在自己的身上,遮住了她娇美动人的娇躯,但由于外袍的下摆被叶天龙扯去臆断,使得外袍仅仅盖到她膝盖位置,露出她那秀美笔直洁白无暇的一双小腿,沾上水的肌肤散发出有如珍珠一般的光泽,令人目迷神醉。
  但柳琴儿落地的时候,娇躯却有一个轻微的颤动,顿时吧叶天龙和于凤舞他们吓了一跳。
  「琴姐姐!」
  龙灵儿早已一步跃到,伸手扶助了神色委顿的柳琴儿,她知道方纔的行动中最耗心神的就是柳琴儿,而且使用圣魔神剑又使得柳琴儿损失了一部分的生命力。现在的她,应该是最虚弱的时候。
  「没有关係,我只是有点累,休息一下就好了。」
  柳琴儿朝众人微笑了一下,尖刀叶天龙和于凤舞脸上的担忧之色依然未去,不觉欣然的说道:「能够吧玉珠妹子唤回,是十分值得的事情。」
  玉珠的娇躯震动了一下,从双脚沾地开始,她的脸上表情就十分複杂,这是再听到柳琴儿这样的话,她眼中的泪水顿时犹如断线的珍珠,满脸羞愧的朝柳琴儿悲声说道:「琴姐,是我害了你!我对不起你……」
  「琴姐……」
  柳琴儿的话语,让玉珠更加感动不已,樱唇颤抖,泪珠飞洒,她突然紧紧抱住柳琴儿的娇躯,卖首于她的香肩上。
  「对不起……对不起……」
  「你这是……」
  呆了一下,柳琴儿的双手在半空停了一下,一把抱住她,两个人顿时抱头痛哭起来。看到这样的场面,于凤舞和龙灵儿也不禁鼻子一酸。叶天龙在心酸感动之余,也感到一丝宽慰,这样一来,玉珠和柳琴儿之间的芥蒂终于得以冰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