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四章 拜见泰山

时间:2018-06-14 快美的感觉终于完全的消退,叶天龙和龙灵儿突然发觉到,原本在週身的无穷压力和冰冷感觉似乎也随着快美感觉一起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
  心中感到疑惑的叶天龙,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令他不敢相信的一幕。
  不知道从何时起,包围在他们身边的冰水已然全部退去,现在他们处身所在,便是一条充满了明亮光芒的通道。让叶天龙惊骇的是,通道的尽头处,一个巨大的身影正缓缓向他们走来。
  虽然相隔很远,但那个身影前进的速度非常快,可以说就在叶天龙仅仅一眨眼的功夫,巨大的身影便已经到了距离他们不到两丈的地方,因为背后是无比强烈的明亮光源,而且身影的周边缭绕着一层淡淡的白雾,使得叶天龙无法看清楚身影的具体样貌。
  「你是什么人?」
  叶天龙全神戒备,同时毫无所惧的大声喝问道,他身边的龙族美少女顿时也全身戒备,十分警惕的望着瞬间接近的巨大身影。
  一下子,巨大的身影便到了叶天龙跟前不过三尺的地方,叶天龙终于可以看清对方的样貌了。那是比叶天龙要高上一头多的身影,是一个全身上下散发出强大力量的异族男人。
  头上一对短短的青色肉角,在满头的亮银色长髮之中,显得十分触目;俊朗的面貌线条分明,轮廓清晰,充满了王者的无上威严。浑身上下除了小腹下方的一小块白色鳞甲外,其他地方全部裸露着,到处布满了结实有力的肌肉,每一块肌肉散发出来的强大力量,让叶天龙心中暗暗吃惊。
  「好大的胆子,你们竟敢闯入龙族的禁地!」
  这是一个声音略带嘶哑,嗓音浑厚的男声。随着他的说话,甚至围绕在他身边的淡淡云雾都发生了一阵奇异的翻动,一股罕见的力量波动压得叶天龙不由得气息一窒。
  正在想如何应对眼前的异族男人,突然间,站在叶天龙身边,準备和他一起作战的龙灵儿发出了一声尖锐之极的大叫,接着便躲到了叶天龙的身边。
  叶天龙不禁一愣,旋即便意识到,龙灵儿是因为全身上下不着片缕,所以无法直接面对一个异族男人。
  「你是龙族的人,怎么会在这个地方的?」
  躲到叶天龙的背后,龙灵儿的声音有些模糊,但她的话,却让叶天龙明白到眼前的这个异族男人居然是和龙灵儿一样的,都同属于龙族。
  「你也是龙族的,为什么要来这个禁地?难道族中的长老没有告诉过你,这个禁地是绝对不允许本族人进来的吗?」
  龙族的男人显得十分生气,一股比方纔还要强大的力量从他的身上奔涌而出,好似暴风雨一般席捲过来,压得叶天龙一下子连气也难以透过。
  在叶天龙看来,眼前这个龙族男人的身影也好像在瞬间变得更加庞大、凝重、巍峨,不可逾越。
  这样可怕的力量和表现,已经完全超过了叶天龙的想像,想来放眼整个大陆上也找不到第二个可以同这个龙族男人一较高下的人了。如果说,这个龙族男人是最后守护「风之精魂石」的高手,那么今次想顺利的拿到「风之精魂石」,已经是一种奢望了。
  「我不是一个完全的龙族人。」似乎也是被龙族男人的气势完全压倒了,一向从不服人的龙灵儿也乖乖的回答。
  「胡说,你明明就是龙族的人,怎么会说自己不是呢?」
  龙族男人更加生气了,一阵阵强大的力量从他的身上发出,此时的叶天龙和龙灵儿就如同置身在龙捲风的边沿,被巨大的旋转力拉的脚步浮动,又如同驾舟在怒波惊涛的大海上,整个人都摇摇晃晃。
  「我真的不是完全的龙族人!」一边运气奋力抵抗,龙灵儿一边在叶天龙的背后显得有些苦涩的分辩道:「因为我有一半心族的血统,所以我只能算是半个龙族人。」
  「你在说什么啊!你有一半心族的血统?」站在叶天龙面前的那个龙族男人突然变得十分激动,几乎是大叫出来。
  「是的,我的父亲是龙族人,而我的母亲是心族人。」在龙灵儿回答的同时,原本强力压迫他们的奇异力量突然间消失了,叶天龙和龙灵儿几乎同时大大的鬆了一口气。
  「你是灵儿……」龙族男人的声音变得颤抖,甚至那巨大身躯也在微微的发抖。围绕在他身周的淡淡烟雾也时浓时淡,急剧的上下翻腾,四处飞窜。
  「是,我叫龙灵儿。」龙灵儿从叶天龙的肩头探出了螓首,眨着她那美丽的月牙眼,对跟前突然变得情绪十分激动的龙族男人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啊!为什么族中长老会的那些叔叔伯伯们,从来没有对我说起过在龙族的禁地,会有龙族的人在守护?」
  「灵儿,我的乖女儿……」
  从龙族男人口中说出的话,让叶天龙和龙灵儿两个人同时呆立,只有傻傻的望着眼前这个自称是龙灵儿父亲的龙族男人。
  好半天,叶天龙才大吼一声,道:「不对,灵儿的父亲早已不在了,你怎么会是她的父亲呢?」
  此时,龙族男人身边的烟雾已经全部消失,即便是充满整个通道的强烈白光也变得柔和起来,这也使得叶天龙和龙灵儿可以看清楚龙族男人的真实面貌。仔细看过去,他的脸庞轮廓和龙灵儿的确有几分相似。
  「对于你们凡人来说,我的确是死了,但是龙族生死奥秘,又岂是你们凡人可以了解的呢?」
  对于自称是龙灵儿父亲的龙族男人所说,虽然叶天龙心中十分不服,但却也无法反驳。龙族这种超越人族的骄傲,是有他的道理的,毕竟他们是拥有无比强大生命力和力量的族类,尤其是龙族的族长龙王,由于秉承了远古一脉相传的龙之力量,他的实力是足以和天神抗衡。
  「您真的是我的父亲……」
  龙灵儿的神情激动,望着眼前悲喜交加的父亲龙王。因为她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中,已经可以确定他的身份,只是这个事情带来的巨大冲击,让她一时半刻难以相信。
  慢慢的从叶天龙的背后走出来,龙灵儿有些艰难的迈向自己的父亲。望着眼前的女儿向自己走来,龙王的眼神之中突然闪过了一丝古怪的神色,这也让叶天龙和龙灵儿几乎同时意识到,他们都是一丝不挂的状况。
  娇羞万分的尖叫一声,龙灵儿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重新躲到了叶天龙的后面,让同样是一丝不挂的男人成为自己的挡箭牌,殊不知叶天龙也是非常的尴尬。
  第一次见到龙灵儿的父亲,却是以这样赤裸裸的状况,而且还是和他同样赤裸的女儿一起,这样的岳父女婿相见场面,想来不是后无来者,也至少可以说是前无古人了。
  「呃……这个……」
  正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措辞才好,叶天龙突然听到龙王有些神情古怪的对自己说道:「看样子,小子你很不错啊!」
  这一下顿时让原本就有些尴尬的叶天龙更加感到尴尬,那种感觉就像是和少女偷情的时候,被她的父亲抓了一个现行,就算当事人的脸皮再厚,也无法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父亲大人……您……」虽然将自己的全身都藏在了叶天龙的背后,但是还感觉手足无措,无比尴尬的龙灵儿忍不住万分娇羞的叫道。
  脸上的神情瞬息百变,龙王最后还是微微点点头,满意的笑容一闪而过,他突然长长的歎息了一声,对龙灵儿说道:「我是你的父亲,但也不是你真正的父亲。」
  莫名其妙的说法,让叶天龙几乎怀疑眼前这个龙族男人是不是脑袋有问题。而龙灵儿也不禁从叶天龙的背后探出了螓首,眨动着那双美丽月牙眼,不解的望着自己的父亲。
  「这件事一时半刻是说不清楚的,你们跟我来吧!」龙王显然明白叶天龙和龙灵儿心中的疑惑,挥挥手对他们说道。
  没有等到叶天龙意识转过来,下一刻,他们又重新回到了最初的那个石室里,四周的钟乳石发出五彩斑斓的光芒,丝丝的彩云围绕在其间,整个石室就像是一处虚无缥缈的仙境。
  在叶天龙和龙灵儿前面相距不到两步的地方,那个神奇的青云石座已经变成了一朵巨大的石花,八片青石花瓣全然绽放,花瓣正中升起的一支花蕊,一颗指头大小的青色明珠就在花蕊的顶端,青烟缭绕,光彩夺目。
  而原本青云石座上的龙首石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支形状怪异的武器,不到八寸的把手,前端是半曲半展的五爪,此时的五爪正好扣住了青石花蕊,将青色的明珠虚握在其中。
  站在青云石座的旁边,龙王说道:「我现在其实只是原来龙王魂魄的镜像,遵照龙王的命令,在此地守护这一颗风之精魂石。」
  「魂魄的镜像?」叶天龙和龙灵儿不禁相对看一眼,后者忍不住说道:「那您为什么要说是我的父亲呢?」
  「因为作为龙王魂魄的镜像,我拥有他全部的力量和记忆,所以,我也可以说就是他本人的存在。」
  「那么我到底应该叫您什么呢?」
  「龙王分身,因为我本来就是龙王的一部分。」
  虽然有些不太好理解,但是叶天龙还是十分认真的点点头,而站在他身边的龙灵儿则神情略带失落的长呼了一口气,想了想后,对龙王分身说道:「那我还是称您为父亲大人吧!」
  龙王分身微微颔首,随即便神情严肃的问道:「你们可是来这里拿这一块风之精魂石的吗?」
  「是的,您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叶天龙连忙点头回答道。
  「父亲大人,您可不可以把这一块风之精魂石给我们呢?」龙灵儿用十分期盼的神情对龙王分身说道。
  「不行,这一块风之精魂石绝不可以离开这里的。」
  出乎意料,但也可以说是在叶天龙和龙灵儿的意料之中,只是龙王分身的回答显得太过坚决,那种不容商量的语气让叶天龙和龙灵儿两人的心一阵下沉。
  「为什么?」叶天龙和龙灵儿两个人几乎是同时问道。
  「因为这一块风之精魂石关係到整个大陆的平衡。」龙王分身的神情十分严肃,「它和另外四块精魂石是构成整个风月大陆魔法力量平衡的基石。如果擅自移动这一块风之精魂石的话,就会引起维持整个大陆平衡的魔法力量失去均衡,从而导致无法估量的后果,整个风月大陆就会陷入无休止的动荡和战乱。」
  「有这么严重吗?」叶天龙有些不相信的看着龙王分身,要说这么小小的一块指头大的「风之精魂石」,居然会关係到整个大陆的安危,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
  「你难道怀疑我的话?」龙王分身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实在是想不到龙王分身居然会是这样的一个人,喜怒会如此容易摆在脸上,一点都不像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绝顶高手。
  「父亲大人,难道这个大陆上就只有这么一块风之精魂石吗?」
  面对龙灵儿的问话,龙王分身的表情就显得要缓和很多,他朝龙灵儿微微点头,开始将整个关于「风之精魂石」的事情仔细道来。
  以前整个风月大陆总共有五块精魂石,它们分别是「风之精魂石」、「月之精魂石」、「火之精魂石」、「水之精魂石」和「地之精魂石」,据说都是风月两位女神被创世神封印之时留下的宝物,它们的存在,就是为了平衡风月大陆的魔法力量。
  因此,有这五块精魂石的存在,就防止神族和魔族以其过分强大的力量影响到大陆上的人族,因为创世神知道,单单就人族的力量而言,他们和神族、魔族之间的差距是非常大的,如果不加以限制而放任神族和魔族干预,那么不待人族强大起来,就会被神族和魔族吃掉。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随着人族的强大,他们自身的潜质得以逐步的开发,原本可以容纳光明和黑暗的心,也因着自由的意志发生了许多的变化和倾斜。百族大战的爆发,就是人族充分发挥他们野心的结果,可以说,人心的改变,不是容纳和化解光明的神族和黑暗的魔族之间的矛盾,而是反过来激化神族和魔族之间的矛盾,甚至成为神族和魔族较量的代理人。
  而参加百族大战的神族和魔族,一方面是为了增加自己的势力,鼓励和吸收人族加入自己的阵营,更为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要找到传说中的五块精魂石,尤其是对他们至关重要的「风之精魂石」和「月之精魂石」。
  不管是由风之女神打造的「风之精魂石」,还是月之女神打造的「月之精魂石」,只要落到神族和魔族中一方的手中,对于另外一方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
  这些事情,都是龙族在应神族之邀参加百族大战时,才慢慢了解到的,因此,他们龙族也对神族产生了一些另外的看法。
  经过不断的努力,到百族大战的后期,终于让神族和魔族发现了这一块「风之精魂石」的下落,只要有「风之精魂石」的地方,就必定有「月之精魂石」的存在,因此它们总是成双成对出现的。
  一下子,神族和龙族最顶级的一百一十三名高手在当时的巨灵族族长带领下,来到了死海炼狱的漂浮幻岛。与此同时,魔族的七十八名最厉害的高手也到达了这个地方,双方谁也不肯退缩。
  于是,在死海炼狱的漂浮幻岛上,一场惊天动地的激战不可避免的爆发了,当时战斗之惨烈,简直令人不敢再去回想,每一个人都是捨生忘死的搏斗,直到耗尽最后一点力量,流尽最后一滴鲜血。
  经过七天八夜的激战,神族和魔族的双方高手几乎全部战死,到了最后一天,能够站立的只有巨灵族的族长、翼风族的族长和三名魔人,此外还有迟一天才赶来的龙族族长──龙王。
  就在双方準备最后的决战之际,一个女子飘然而至,她便是心之一族的法师。她的一番话,引起了龙王的警惕心,直到今日,龙王还十分清楚的记得当时她对自己所说的第一句话,一句通过心灵传递的话。
  「千万不可以让神族或魔族的人得到风之精魂石和月之精魂石。」
  要知道,一个龙族人的心灵,是绝对不可以让别人侵入的,怎么这个女法师可以通过心灵和自己对话呢?
  龙王看见神族和魔族的其他人都对女法师的出现毫无所觉,便更加惊讶于女法师的实力,难道这个女法师的力量,可以瞒过他们的耳目吗?
  「现在只有您可以帮助我,因为不管是神族还是魔族得到风月两块精魂石,都会使得风月大陆的魔法力量朝他们的方向倾斜,从而破坏大陆的环境,导致整个大陆的灾难。」
  不知道为什么,龙王虽然仅仅只是听这个女法师说这么寥寥的两句话,却十分信任的听从了她的安排,在神族和魔族双方交手的时候,尽量保存自己的力量,一直等到神族和魔族的高手斗成两败俱伤之际,才突然发难,以一人之力独斗神族和魔族的五个高手。
  依靠心之一族的女法师全力协助,龙王最终以极其惨重的代价获得了胜利,神族和魔族的最后五位高手全部力尽战死,而龙王全身留下二十七处无法回复的可怕伤势,心之一族的女法师也失去了九成以上的心灵之力。
  不能再让「风之精魂石」和「月之精魂石」在一起出现,免得落入存心不良的人手中后给整个大陆带来无法估量的灾难和后果,因为当这两块精魂石被人利用来改变大陆的魔法力量均衡,那么大陆上所有不适合的族类就会无法承受魔法力量的突变而消亡。
  所以,将「月之精魂石」封印在死海炼狱的漂浮幻岛之后,龙王便带着「风之精魂石」和心之一族的女法师一起离开死海,在大陆各处寻找可封印「风之精魂石」的地方。这个心之一族的女法师后来便成为龙王的伴侣,也就是龙灵儿的母亲。
  而在死海炼狱失去了大批顶尖高手的神族和魔族,再也无法在百族大战中兴风作浪了,龙族乘机在龙王的指挥下,将很多的宝物和神器收集起来,予以强力的封印,使得流传在大陆上的宝物和神器越来越少。
  经过长时间的寻找,龙王终于在此地将「风之精魂石」封印起来,还给龙族的人留下了一条规定──凡是龙族的人,绝不可以进入封印之地。同时劝诫龙族的人,尽量少与神族的人来往,因此,在百族大战结束之后,龙族便几乎完全和神族脱离了关係。
  在生下龙灵儿之后,龙灵儿的母亲因为心灵之力的过度衰竭,终于没有亲眼看看自己的女儿,便撒手离世了。伤心欲绝的龙王便将龙灵儿留在龙族的巨顶,孤身一人带着妻子的遗体,来到此地留下自己的一个魂魄镜像之后,便不知去向了。
  说到这里,龙王魂魄的镜像所存的记忆就结束了。因此,对于龙灵儿来说,父亲的生死下落还是一个不可知的谜,不过,对于龙族来说,生死也是一个非常正常的过程,因此,她倒也没有特别的伤感。
  「难道说,真的就没有别的办法吗?我们可不可以打个商量?」
  叶天龙虽然知道了「风之精魂石」的曲折来历和重要性,但是他还是努力的想从龙王分身的手中得到它。毕竟,现在昏迷不醒的于凤舞就靠它来治疗了。
  「不行,我是奉龙王大人的命令,守护在此地保卫这一块风之精魂石的,我怎么可以违背龙王大人的命令呢?」龙王分身的回答语气显得十分坚决,没有丝毫回转的余地,也让叶天龙的心一下子坠落到低谷。
  「不行也没有办法了。」叶天龙的神情也变得十分严肃,他坚毅的目光投向了青云石座上的那一块「风之精魂石」,口中缓缓的,却是毫不犹豫和迟疑的用力说道:「今天,我一定要得到这一块风之精魂石,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不管您是什么人,就算是天神阻挡,我也要将他打败。」
  「哈哈哈,年轻人,你太狂妄了。」龙王分身忍不住仰头大笑起来,他的手指一点叶天龙,顿时一道青色的光芒直迫叶天龙的眉心,「你觉得可以打的过我吗?」
  青光有如利剑一般,停在叶天龙的眉心处,奇异而强大的力量,一直透到叶天龙的体内,让他的脑门好似要裂开一样的疼。
  「没有比试过,我怎么甘心放弃呢?」
  叶天龙镇定的望着龙王分身,他的全身也渐渐泛起了淡淡的烟雾,红黑两色的轻烟在他的身边旋舞飞转,不时发出气流高速切割空间的异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