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女儿同学诱惑 粉红色的小乳晕

时间:2018-05-10 那是一个星期六的早晨。
我睡了个懒觉,因为我的妻子和女儿都去母亲那儿渡週未了。
母亲住在中国城,每个月我们总要去看她几趟,顺道在中国城shopping,虽然移民过来有十多年了,我们华人还是喜欢华人特有的东西,这些在西式的suburb是买不到的。
这次我留在家里没跟她们一道去,是因为家里有一个重要的任务,那就是清理后院的游泳池。
当我把工具拿出来準备干活的时候,门铃响了。
莉莎在家吗?一个年轻白人女孩带着微笑站在门口,我一眼认出那是女儿的好朋友——妮可。
妮可穿着一件大号的T恤,隐约可以到里面穿着的比基尼,手里拿着一个海滩用的大毛巾和一个大大的袋子。
莉莎和她妈妈去她外婆那儿去渡週末了。
噢,我忘了。
妮可回答道,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如果你想要的话,你可以使用我们家的游泳池。
我说道。
当我和妮可说话的时候,我感觉到一种火热的感觉从自己的下腹部升起。
妮可17岁,和我的女儿一个年龄,在众多这个年龄层的女孩子当中,她无疑是最吸引人的一个。
金色的长髮飘逸,身材玲珑有致,胸围虽非洋人偏好的波霸级,却一定也有B罩杯以上。
每次来到家里吃饭或玩耍的时候,妮可总是有意无意的诱惑我,我不能确定她是天真还是有意的,但我感觉到妮可是一个善于卖于风情的女孩。
每当妮可来到家里玩得很晚时,她就在家里过夜。
我总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我在的时候,妮可总设法只穿着睡衣,或多或少露出她诱人的青春肉体。
一次家里开Party,几个人坐在那里看电视,妮可坐在我的斜对面,我的目光正好可以看到她的大腿。
妮可轻轻的分开她的大腿,我很自然的看到了她大腿深处的小内裤,,她的大腿很光滑很白皙,黑色细窄内裤的边缘似乎可以看见几丝金色的耻毛露了出来。
有很多次机会,我感觉到妮可已经发觉到自己在看她,当我的目光和她的相遇时,妮可脸上带着微笑,并向我眨着眼睛,我甚至可以确定她在勾引我,但我不敢有任何表示,因为我怕妻子和女儿发现。
现在她就站在门口,当发现只有我一个人在家时,她想进来。
噢,如果方便的话,那就谢啰。
我正想游泳后顺便作个日光浴。
妮可在很小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有引诱男人的魅力。
当她十岁的时候,因为她妈妈年龄大了,因此她就雇了一个17岁的大男孩来看着她。
原本男孩的姐姐才是保姆,但她病了,所以让男孩来看着她。
妮可的妈妈之所以肯让那个大男孩来看她,因为他平时表现很好,没有人怀疑他会和一个小女孩会发生性关係。
正常情况下这的确不会发生,但妮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她是一个特别聪明而且喜欢装腔作势的女孩。
妮可的策略很简单而又有效,那就是表现得纯真无知。
她坐在地板上,只穿着一件小内裤和一个长的T恤。
一会儿,她就让她的T恤向上露出了她的大腿,直到大男孩能够清楚地看到自己双腿的分叉处。
她边看着电视边看着他的反应。
一会儿,她站起来进了洗澡间,当她从洗澡间出来时,除了一件T恤,里面什么也没穿。
然后她让T恤再次向上,直到他可以很清楚地看清她那又小又圆的屁股。
当他的目光完全被自己引吸引后,她又分开了双腿,让他看到了自己双腿中间的小裂缝。
大男孩告诉她应该穿上睡衣,但她说这样很好,并坐在他的膝盖上,她的T恤已经被她拉到了腰部。
大男孩已经失去了往日的正经,开始用手指轻轻抚摸她光秃无毛的阴部。
妮可也拉下了大男孩的裤子,第一次看到了硬硬的肉棒站立的情景,并引导他把精液喷射在自己光滑的阴部上。
从此以后,妮可不断地扩展着自己的性知识,她喜欢引诱成年人。
一个叔叔教了她吸吮肉棒的技巧,当她八年级的时候(即台湾的国二),她的老师第一次把大肉棒深深地插入了她的小肉洞中。
她总时喜欢在她的周围玩弄性的故事,现在,她想要和她最好的朋友的爸爸做爱。
妮可懒洋洋地躺在户外,只穿着一件细绳做成的比基尼。
她的金髮在脑后扎成了一个马尾巴的形状,使太阳光可以照在她的肩膀上,金色的浅浅绒毛彷彿闪着光芒。
她看见我正在游泳池边上忙碌着,我穿着一条紧身的裤子,一件衬衫,没有扣钮子,露出长期健身锻鍊出来的强壮胸膛。
噢,叔叔,你能帮我涂一下防晒霜吗?她用甜甜的声音说道。
我在妮可身旁的椅子上坐下,把一些防晒霜倒在手上,这时妮可解开了肩膀上泳装的带子。
我讨厌这些带子留下的痕迹。
妮可解释道。
我轻轻揉搓了一下手中的防晒霜,然后把它涂抹在妮可的后背上和身体的两侧,她的肌肤不像一般西方女人那样粗糙,反而如东方少女般细緻光滑。
我想起曾先后玩过的那两名美豔的秘书,一位也是金髮美女,德裔血统,另一位则是义大利籍的褐髮俏妞,她们的肌肤都没有妮可这样柔顺。
我的大手抚遍17岁少女嫩滑的美背,甚至试探地以指尖划过她的比基尼泳裤,她没有任何抱怨和不满,当我的手指凑巧碰触到她半裸的乳房,她甚至发出轻轻的舒服的哼声。
我有些踌躇,不知她是否会让我有进一步的举动。
当我用疑问的目光看向她时,妮可已经把手伸到背后解开了自己比基尼泳裤的带子,一下子她的整个后背赤裸地暴露在我的目光下。
妮可用最性感的声音说道:我不想在我的背上留下任何痕迹,我想让我身上的每个地方都均匀地涂上防晒霜。
我坐在那里没有说话,但目光却紧紧地盯着我认为世界上最美丽的臀部。
那是一个少女赤裸滑嫩的臀部。
我的手掌上涂满了防晒霜,轻轻放在她柔嫩的臀部上划着圆圈,逐渐向她圆滑的大腿上移动,并不时地把手掌划向她的臀缝处。
妮可配合地向两侧略微地分开了大腿,几丝金色的耻毛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
很快我发现我的手指没入了女儿最好的同学两腿中间的裂缝中。
你的男朋友也像我这样帮你涂抹吗?我问道。
嗯……我还没有男朋友。
妮可微笑着回过头来回答,用那对美丽的绿色眼睛看着我,眼神中带着性感的羞涩。
这时我的手指正在她臀缝间活动,不时挑逗地轻轻划过中间的小洞口,我感觉到那里已经是湿湿热热的了,我的鸡巴一下子胀硬了起来。
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男朋友吗?她一面说一面把美妙的小屁股翘高,将湿润的小穴凑向我的手指。
我知道她在引诱我。
这种诱惑是那么巨大,但我知道我的年龄跟这样的少女的距离已经很远了,我真不想冒着触犯法律的危险来进行这种游戏……但是……噢?我倒想听听像妳这么漂亮的女孩为什么没有男朋友。
我说道。
她把头向我的身体靠了靠,手正好探向我的胯部。
因为,所有我这个年龄的男孩都没有这么大的鸡巴!她轻轻地笑着。
他们插进来后,不到两秒钟就射精了,然后他们就会在他们的朋友那里炫耀他们操了你。
她解释道:我喜欢成熟的男人。
我感觉到我的肉棒已经硬到不行。
妮可开始完全大胆地张开了她的大腿,并把她的嘴凑到离到我的鸡巴只有几英吋的地方,用淫靡的语调说:我想让你肏我。
妳跟我到屋里去,别让别人看到。
我喘息着说道。
这就要变成真的了!妮可在心里对自己说道,她马上就要和莉莎的父亲、和一个成熟的黄种男人做爱了,她期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这一刻终于来了。
当她跟着我向屋里走去的时候,她说道:你知道么,我想一刻已经很久了。
事情来得太突然,我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妮可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白人女孩子。
妮可用手捂着她的比基尼一路小跑,先我而进入了屋里。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锁上了门——为了防止万一。
这时候如果有人走进来那就糟糕了。
我来到卧室,但妮可却不在。
我又来到客厅,她也不在。
最后我来到了女儿的卧室,发现妮可的比基尼扔在地上,但人却不在。
洗澡间的门关着。
我坐在女儿的床上等着她出来。
当她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了一惊,除了那头金髮和翠绿的眼珠,她看起来那么像我的女儿。
两个女孩子本来长得就挺像的,相同的髮长,体型近似,长得也差不多高。
莉莎喜欢把她的头髮扎成一个马尾巴,而现在妮可正扎着同样髮式。
妮可现在正穿着莉莎的晚礼服,礼服上绣着我女儿的名字。
我吓到你了吗?妮可看到我吃惊的样子问道。
噢,没……没有。
我只是没想到妳会穿成这样子。
我回答道。
妳穿着这身衣服看起来就像染了金髮的莉莎。
当我们做爱时,你就把我当成莉莎,你就想像你正在和你的女儿做爱,好不好?噢……无所谓,不过……这不是真的喔。
我回答道。
妮可似乎从我的声音中听出一种忧郁,她接着说道:我听说所有的爸爸都希望和自己的女儿做爱,只是他们没有机会。
我想这个时候一定有父亲正和女儿在干着这件事。
你可以告诉我你最私密的性幻想,反正我们之间就快有超乎寻常的关係和秘密了。
现在她正坐在我身边的床上,她的双手抱着膝盖,膝盖顶着她的胸部。
我可以看见她的晚礼服下面什么也没穿。
妳看起来要比你同年龄的人聪明,小姑娘。
我用正经的口气说道,但我的手却不老实,探过去放在她的大腿中间。
你是否想过你喜欢和莉莎做爱么?妮可继续问道。
她把腿轻轻地分开,让我的手能轻鬆地进入。
我的手抚摸着年轻女孩鼓鼓的阴阜部,并把一只手指探进了她小小的温暖肉洞中,轻轻抠动起来。
但这些丝毫没分散女孩的注意力。
你说呀?妮可坚持问道。
你真的对这个很感兴趣?我接着说道:我真的从来没想过和莉莎做爱,但我想像过她要是和一个男孩子做爱会是什么样。
我停了一下,享受一下手指被少女柔软膣肉包围的触感,然后继续说:当她长大的时候能够和其他男人做爱,我想她不知道我的这些想法。
妮可咯咯地笑了起来:长大?噢,我想你忘了现在是什么年代,你还想等到她长大?你是说她已经和那些男孩做过爱?我感觉到呼吸有些急促,无法确定现在自己是震惊还是激动。
妮可现在已经完全躺下,用她的肘部支着她的头,她的两条大腿大大的分开,任凭我把手指伸进她那小小的阴道中。
我可以感觉到她的小肉洞很紧,当她咯咯笑的时候,小穴变得更紧。
我知道我很快就要把的自己那硬硬的鸡巴插进她那里。
我不应该把莉莎的事情说出来。妮可再一次咯咯地笑起来。
听着,小姑娘,我说道,我已经把我的秘密告诉妳了,妳也不该有所保留喔。好吧,既然我们很快就将有一个专属于我们两人的秘密……妮可用一种性感的声音说道,噢,我看到莉莎和一个男孩子一起。什么时候?她和谁在一起?告诉我详细一点。
你们玩了3P还是什么其他的?我问道,并进一步用手指进攻着她嫩红的阴部和紧窄的肉洞。
嗯……噢……她禁不住娇哼了几声。
那是好几个月以前,莉莎在我家过夜,正好我哥哥从学校回来。
他19岁,正在上大学。
我和莉莎住在一个房间,躺下后不一会儿,莉莎可能以为我睡着了,她起床偷偷跑进了我哥哥的房间。
我知道可能要发生什么,因为她整个晚上都对我哥哥表现得很风骚。
就像我今天对你所做的那样。我们两个房间之间有一间浴室连着。
妮可继续说道,一开始我进到浴室去偷听。
没一会儿,我就听到哥哥房间里的床发出吱吱的声响,然后我偷偷把门打开了一个小缝,看到我哥哥正骑在莉莎的身上,莉莎正在他的身下呻吟。
最后我回到房间假装睡着,直到莉莎回到床上,舒服地睡着。
但我却有很长时间都无法入睡。
我是那么兴奋,我清楚地看到我哥哥的屁股不停地耸动,粗大的肉棒在莉莎的小穴里进进出出,直到他把他所有的精液全都射到我最好朋友的小屄里。
我无法入睡,当我确定莉莎睡着之后,我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她就像我现在一样,两腿中间空空的,什么也没穿。
她两腿中间的肉缝已经湿透了,一些粘粘的液体正从她的小肉洞向外流出,我用手在她的小屄上摸了一把,手上粘满了我哥哥的精液,我用手在我的阴部摸着,把我哥哥的精液也抹在了我的肉洞上。
那一刻我非常想让我哥哥的精液射进我的肉洞里。
我现在已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当我听到这些,我真的非常兴奋,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兴奋过。
我的手指仍然在妮可的私处活动着,脑中却想像着自己女儿的小屄中正流淌着别的男人的精液。
我的肉棒现在坚硬如铁,在泳衣下撑起了一个大帐篷。
我站起来,脱掉了衣服,第一次把自己赤裸的身体暴露在女孩面前,赭红色的大鸡巴挺得老高。
做为交换,妮可也脱掉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她那发育良好的乳房,我想我之前估计错了,她一定有C罩杯,坚挺的雪白乳球像两支可口的玉笋,粉红色的小乳晕教人食慾大开。
原PO是正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