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我的好邻居

时间:2018-05-09 月是我们这座楼内公认的美女,她住在我的对面套房里。我们都是住在这楼的顶层,所以我们这两套房就在五楼处又添了一个铁门。
月的老公是我们团里有名的台柱子,每年他都有一大半的时间不在家里,月的单位效益不好,她就下岗回家搞了个家庭美容院。顾客大多是团里面那些有钱又有闲的太太们。
我呢,因为一次演出中出了点事故,腿被道具箱砸伤,从此以后享受工伤,整天无所事事,加上月月与我还算谈得来,有空时我也会上她那边玩。她呢,有空也会上我这边聊天。可是在发生一件事后,我发现我对她不再像以前那样了,我对她充满了意淫。她呢,也开始有意无意的靠近我,不知道这样下去是好是坏呢?
我们同住在五楼,我常常会用望远镜看远处的景色,我喜欢享受这种感觉,看着远处那层层迭迭的楼房,那含间的绿地,远处的山,远处的一切都是让我那么的嚮往。有一次我突然间发现我的卫生间里可以看见我对面套房的卫生间,因为我们套房盖的时间比较早了,每户都只有一个卫生间。
这天晚上,我就有意的守在我的卫生间中,月的老公又出去演出了,月一个人在家?!我就在屏息等待,终于一个身影在窗帘的小缝间闪过,我努力的使我的手不抖动,小缝里,一个洁白的躯体正在宽衣,是月。
她的侗体此时都暴露在我的眼睛中,她脱尽了她的衣物,因为是同层,我只能看见她硕大的乳,在望远镜里不停的随她的动作而抖动,乳头小而红润,以后好些日子里我都纳闷,都说结过婚的女人乳头又大又黑,怎么月的却是例外?
有时也会问她,她都会娇羞的躲在我的怀中,说:「你好坏,老问这种羞人的问题。」
我努力张大眼睛,使自己看得更清楚,她的手滑过娇嫩的肌肤,任水洒的水洒遍她的全身,她用手撩起头髮,挺着胸,我可以看见水在她头髮间流动,然后流向她的乳,在乳上稍稍停下,就沿着乳头处,滴落……
自从这次偷窥后,我几乎每晚都要在卫生间里等月的出现,不管她洗澡还是如厕,我都努力的看着每个细节,然后回到梦里与她一起云雨。
一晚,我如期的等在我的卫生间里,却发现月的卫生间窗帘不在挂着,我想可能是髒了,她拆下来洗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我连忙拿出我的数码摄像机找好一个角度,架好,遮住上面的红灯,就等好戏上场了。
大约新闻联播过后十分钟,我都可以听见月那边焦点访谈的音乐想起了,只见月急不可待的冲进卫生间,脱下裤子,我终于可以不受窗帘的约束,我站在椅子上,可以看见月的胯下那神秘的所在,一团漆黑,一股急流从矛草丛里,喷洒而出,月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解完手后,月就一个人坐在马桶上发了一会儿呆,抬头看看了我这边,我想坏了,会不会被她发现了,可能她看见我这边的漆黑,以为没人,就褪掉身上所有的衣服,此时正值夏季,衣物不多,转眼间她就脱尽了,只见她抬起左腿,露出那红润润的阴部,手指撑开她的阴唇,中指插入了深处。
她在自慰,我心中一阵狂呼,连忙将摄像机拉近,直到她的整个下体都在摄像的镜头上,她的手指一阵抽插,嘴里不停有喘息声,我的胯下早已经竖立,我轻轻的脱着自己的裤子,露出了已经青筋直冒的阴茎,一只手扶着机器,一只手不停的揉搓自己的肉棒。
月的手越插越快,终于在她的一声长吁中,她达到了高潮,我也射出了自己的精液,有些洒在了窗户上,有几滴洒在摄像上,我刚要卫生纸去擦,却忘记自己仍在椅子上,一下子就把挂卫生纸的盒子扯掉在地上,这边的声响显然惊动了了月,她抬头看着我这边,我吓的只有慢慢的蹲身出去……
此后,我遇见月都会有点不自然,她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仍同以前一样,与我有说有笑的,对我好像比以前更随便了,有些只有女人间才流行的话,她也会不时的找来一些同我说,说得有几次脸都热了,小弟弟已经勃得老高,真想当场将她扑倒在床,只是残存的一点理智将我生生的拉回……
月的美容生意很好,这个白天,她叫住了我。
「阿力,今天我新到一批新的护肤品,你过来帮我试下。」我喜出望外。
「男的用吗?」「不是,只是看一下对皮肤的反应,你来嘛?」
听到这,比听什么都让我嚮往,我马上就到了她的美容室,她关好了家门,就让我躺在了美容床上,她拿出了一种味道香香的膏抹在了我的脸上,并且打开了音响,让我沉浸在软软的音乐里,真像躺在了云端中。
我发觉我的胸襟被结开,月软腻的口音再次让我陶醉「面膜要等下才可以揭开,我先替你按摩一下。」
她的手在我胸口轻轻的滑动,落在我的乳头处,揉着,我居然感到快感,男人的乳头被女人玩弄也有快感?!
我的胸肌被她捏弄,突然我的胸前,滑过一个滑腻腻的东西,我睁开眼睛,只见月的舌头正轻巧的挑着我的乳头,我短裤里的小弟弟开始经不起诱惑。
「阿月,你在……」我在说出这句话后,已经再说不出话了,月的唇压在我的嘴上,舌头已经侵入我的齿间。
「力,我好想你,你知道吗?你在那边看姐的裸体看够了吗?这次姐让你看个够」
说完,她就在我的面前,脱去她的身上的所有束缚,一对我梦寐以求的酥乳一下从罩杯中脱出,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禁拿起手,伸向那一对绝对不可掌握的大乳。
哇,正点,我没有想到象月这般年龄的女人还拥用如此尖挺的乳房。
月将自己的衣物脱尽后,又慢慢的从我身上脱着我的衣服。看见我的肉棒的坚持,她一笑,用手敲击了一下,「小弟弟,你好坏啊!」
我有点奇怪,「月姐,你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你说呢?你这傻瓜,从你第一天看起,姐就知道了,姐也想你啊,姐所以就把窗帘扯掉,让你看个够。」
「月,你真好。」「力,……」月一只手,握着我的肉棒,一只手摸索在我的胸膛。
我一只手,握着她的尖挺,一只手摸索在她的私处。
我迫不及待,「月,你骑上来。」
她有点娇羞,「我和老公没这样做过?」
我手一拉,她顺势就上来了,我让她的下身对着我的嘴,我看见了她红润的阴处,几根稀疏的毛,我把舌头伸去,用手撑开她的神秘的大门,里面已经有点猾腻了,我吸啜着她勃起的阴蒂。
她开始瘫软在在我的身上,嘴里不停呼出的热气呼在我的肉棒上,我悄换了个方向,把肉棒对準她的嘴,然后一挺,她不禁张开了嘴巴。
「月姐,帮我吸。」
月不熟练的用舌头撩拨着我的龟头,牙齿有些时候碰着我的嫩肉,让我有点痛,但是我还是感到十分的快感,我开始用手插入她的深处,每次抽插都带出腻腻的嫩肉,淫水越来越多,我顺势一起用两根手指前后洞一起上,她的后洞因为淫水的润滑,变的通畅。
她在我一阵猛烈的进攻下,阴道中涌出了更多的淫水,洞也更加紧,我要使劲才能抽得动了,她的嘴在猛烈的吸吽着,我一时禁不住,一股浓烈的精液强烈的喷射在她的嘴里,而她的阴道也因为高潮来临剧烈的抽搐……
经过一阵休息后,我发现趴在我身上的月正努力的想爬起,她圆圆的妙臀又一次让我有坚硬的感觉。
月惊奇的转过身「力。它又起来了」神态象初恋的少女,我看呆了。
「怎么了,看不够啊?」
「月,你好漂亮。」
「骗人,姐都三十多了……」
「三十多才好啊,如狼似虎啊!」
一阵粉拳,「你好无赖。」
她下了小床,「阿力,我去漱口,你上我的房里去吧」
裸着身子,在女人的房间里走动是很奇怪的感觉,我就包这奇怪的感觉上了阿月的房间,这房间我来了无数次,却只有这次让我有火力诱惑的感觉。
我还在浏览中,身后的月已经环抱着我,「力,你知不知道我老公每次都不能给我高潮,而你用嘴已经让我有了高潮,我好爱你」
她的手滑过我的胸,握住我的坚硬,「它好棒哦!」
我再也忍不住了,转过身,抱起她,扔在床上,将她的腿分开,将肉棒扎扎实实的捅进她的深处,她一阵轻呼,我开始了猛烈的狂抽,没有多少姿势,没有言语,都知道对方的需要,过了一个钟头后,我和她同时达到了高潮,那天我没有从她的房里走出过……
清晨,当我从梦里醒来时,看见的是月旖旎的睡相,那一瞬间我突然的感到幸福。我多想她从此以后都在我的身边,可惜不太可能了。
她的嘴边带着一种笑意,她的手仍抓着我的阴茎,我觉得我的下体又开始肿胀,要挣开她的手了。这时候她也睁开眼睛,看见我正在看着她就娇羞的将赤裸的身躯靠在我的怀里,「你好讨厌,看什么看!」
「月,你好漂亮」我吻向了她的嘴,舌头与她的软舌缠绕着,她已经说不出话,只在鼻间,哼哼算是回答。
我的手又开始在她玲珑的身体上游走,她扭动着身体配合我的手,就这样与她深吻了许久,好像肉体与灵魂都交织在了一起。这时候她却推开我,「阿力,等等,我要上趟卫生间。」
说完不顾自己还未穿上衣服,就急忙的下床。我也感到一阵尿意,也下床,横腰包起阿月,「要去一起去。」
她点点头。
她赤裸裸的做在马桶上,听着浠沥沥的拉尿声,我的肉棒也硬梆梆起来,就站在阿月面前的我,肉棒正好就在她的面前,我向前挺了挺,她就用手握住送进了自己的嘴巴吸啜了起来。
她用舌在我的龟稜沟不停的打转,然后就整个把我硬挺吞进了口中开始吞吐起来,经过一夜的教导,明显的月的口技已经比昨日好了很多,让我想拉尿的感觉。
我急忙拉出来,月的口沫与我的龟头间拉了一条晶莹的长线,「月我也要拉了,你好了没?」
月这是羞红着脸,「我还有大便呢?」
我都快忍不住了,「那我都快拉出来了,怎么办呢?」
月用手把我的臀捏了一下「力,你就朝月的脸上拉,月还没有看过力拉嘘嘘呢,姐今天就要看。」
说完她就拉住我的鸡巴,抵在她的乳间,我一听她讲完早已经忍不住了,一股有力的热水已经从我的马眼间射到了月的双乳间,月的双眼迷离的看着,知道我撒完最后一滴,她还帮我摇晃着肉棒让没有掉落的尿液掉尽,然后再用舌帮我洗涤一遍肉棒。
这时候她的大遍也拉完了,她正想起身拿卫生纸,我抢先一步拿过卫生纸, 「月,我帮你吧。」
月娇羞的点点头,她弯下腰,我就看见菊花洞口四周都是一些黄黄的屎,帮她擦乾净后,月整个人已经软懒在我的怀中。
戏耍一阵后,我看见月的眼睛又再开始迷濛了,我知道她又想要了,我摸索着在她的桃源洞中抽插着,卫生间里瀰漫着月大便的味道,我起身沖了水后,我就坐在马桶上,月伏在我身前,帮我吹响晨间运动的乐曲。
我的肉棒在她的吸啜下在她的两片唇片的打击下,渐渐的有点受不了了,我扣了她的下身,已经是淫水氾滥。我就把肉棒从她的嘴里拉出,留下一脸茫然的月,「月,我们洗个澡再来吧?」她点点头。
在温水下,水流过她的头髮顺着她的身躯聚在她的阴毛处再如瀑布般泻下,我拿沐浴露涂抹在她的毛髮处,她也帮我揉洗着我的鸡巴,我叫她伏在浴缸边,用水洒冲着她的臀沟,她的菊花洞在温水的浸润下,渐渐的开了门,我把肉棒抵在她的后洞口,趁她不注意,一使劲顶进了一个龟头。
只听见月一声惨叫,身子想要摆脱开我的侵入,我按住了她,在她的耳边说 「月,这边留给我开苞了吧,我会轻轻的」月见事已至此,再说她也不忍让我失望,就强忍住要流出的泪,「力,你一定要轻轻的,姐给你。」
我见她流了泪,我就扑的一声从她的屁眼里抽出肉棒,「月,你不喜欢,我就不来。」
月忙转身包住我,用劲的把香舌塞进我的嘴里,疯狂的在我口腔内搅动后,像下了最后的决心,「反正姐也没试过插屁眼的,黄片里常有,她们行,姐也行我要把屁眼让阿力开苞。」
我关了水洒,在手指上涂了沐浴露,再在已经伏身等待的月的屁股缝里轻轻涂抹,等感到她的臀肉已经消除了紧张,我才开始用中指插入她的紧凑处,好紧啊,怪不得她会痛了,我决心要尝尝月后庭的味道,把她的三洞都吃遍,来一个大满贯。
抽动了几下,她已经觉得不在那么痛苦了,还有点拉大便时的那种快意,我也看见了她的后洞在我塞进三根手指后都没有不适,我忙把阴茎顶在臀后,轻一用力,这次顺利的滑进去了整根。月还没意识到我已经是用肉棒了,说「阿力,可以用你的鸡鸡了,啊,好舒服啊」
我抽了抽被她后洞紧锁的肉棒,笑着说:「月,我其实早进去了,现在你舒服了吧?」
她拿手在后洞间探了探,发觉真的全进去了,就伸手在我屁股上打了一下, 「那还不快点?」
我就开始努力的服务着。
因为后洞的紧密使我的快感来的特别快,月可能也从来没有这样的另类的快感,前洞因为后洞传来的快感而不断的流出淫水,终于我一声低吼,在她的屁眼射出了浓热的精液。
舒服的趴在她的后背上,她趴伏在卫生间的地板上,直到我的肉棒萎缩变小从她的屁眼中滑出,那白白的我的精液也从她的屁眼中慢慢流了出来。
这是却见月憋红了脸,屁眼中出现了奇怪的画面,一个气泡在月的屁眼口,原来月要放屁,只见那气泡刚形成,就被从洞里涌出的气体沖爆,我哈哈大笑,月转身轻捶我的胸「你还笑,都是你啦!」脸红得像樱桃。
洗漱后,月说要帮我弄份早餐,要让我享受一下有女人的温暖。我答应了,我穿好了衣服,发现月只穿着一件她老公的衬衫,里面再没穿什么,一跨步,隐隐约约就看见了身下的阴影,而胸前的重点更是暴露无遗。
厨房里的她在捣弄着,我走到她身后,双手已经从后包住了她的胸,她嘤咛一身,倒在我身上,「饭还没熟呢?」
「那正好可以在这等她熟啊」
我撩起她的衬衫,露出她丰满的臀部,用手捏弄着,下体再开始坚硬起来。
她的唇吻向我的唇,手拉住我的肉棒,「它好厉害哦,这么快又行了」
我挖向她的阴道处,已经湿润了,我捏住她的阴道口上的小豆,她受不了的颤抖着身躯,我就从她的身后将肉棒捅进她的阴道开始抽动。
她的手扶在厨房的台沿边,不时的还用手去搅动一下在锅里的粥,粥开始鼓噜噜熟了,她也一阵抽搐再次高潮,淫水顺着她的腿间慢慢下淌……
早餐了我没有泻,月就帮我揉着边坐在我的身上,口对口餵我吃饭,肉棒再次滑进了她的体内,两个人都没有洞,只是静静在享受着充实的快感。
吃完后都还没有来不及收拾,门外传来了门铃声,慌得月一跃而起,肉棒噗的一声与她的阴处脱离。
「是你老公?」
我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今天都穿脱好几次了,习惯了。
「应该不是,我老公说还要一星期才回来,再说他有钥匙,不会按门铃」
月进前从猫眼看出,「是陆大姐。」
陆大姐,我们团长的夫人,比我们团长年轻十多岁,大慨有近四十的样子,对我十分的热情,路上碰见她,她常会说怎么这么就都不上她家去玩之类的话。
我常会觉得很不好意思。她的我们团长的第二个妻子,听说以前是市舞蹈团的,身材一级棒,丰满的肉体常随着她的笑声而颤动。漂亮的脸蛋就像姑娘般白润。
「她怎么来了?」我有点奇怪。
「她是我的顾客啊。」月向我摆手,示意我到里间去。
我躲进月的美容室中的布帘后,只听见陆大姐进来的声音,「阿月,你今天有客人啊?」
「没有啊」月答:「没有,你穿的这么少,还有两付碗筷。是不是养小白脸呢?」
「…。」
听得陆大姐笑了几声,「月,我们家老陆带团出去这么久了,我都感到寂寞的受不了,你这才结婚没几年的,你会受得了?」
月拖着陆大姐进了美容室「大姐这种事,你也知道了,还要笑。」
陆大姐躺在美容床上「阿月,我和你也算好姐妹了,要是有什么好东西要一起分享喏!」
「那当然了,陆大姐,这次象平常一样不穿衣服吗?」
「一样,裸着身按最舒服了。」
月帮她上好了面肤膏后,就脱下了陆大姐的衣服,挂在了布帘上。
我偷偷的探出头去,哇,只见一副美轮美奂的身体展现在我的面前,我屏住呼吸,月的手在抚弄着陆丽陆大姐的乳房,红润的乳头在月的刺激下骄傲的挺立着,腹下那神秘的所在好像已经有淫水流出,黏住了她沟下的本就不多的细毛,那神秘的阴唇片间,红润之极。
陆丽双眼紧闭着,享用着一阵阵的快感,阿月见我在欣赏,向我招手,指了指陆大姐的阴道,我轻轻的脱掉衣物,心想只要能享用陆大姐这种美货,豁出去了。
我挺着肉棒悄站在月的身边,月悄悄起身换我坐下,月转到陆大姐的腿部用手轻抚大姐的腹沟部,只见大姐口中轻喘,「月,好舒服,快插进去。」
月从美容仪器上拿下了一个如男人的肉棒的东西,打开开关,肉棒开始猛烈的振蕩,月轻轻的将它抵在了流满淫水的洞口,嗤的一声就到了底了。
月讲它抽进抽出,我也开始伏下身,舌尖逮住了红润的小乳头,她老公一定很少轻吻那耶,所以我一吻上去,陆大姐就努力的挺起她丰满坚挺的乳房使劲塞进我嘴里,我吸啜着,舌尖撩弄着,陆大姐突然用双手抱住了我,「阿力,使劲啊。」
我一呆,停住了,月也停了。陆大姐挣开眼睛「我早看见你了,阿力。」
月奇怪「他躲在里面,你怎么?」
陆大姐指了指卫生间,原来卫生间的镜子正好可以看见我站的位置。
我尴尬的站起来,陆大姐却一把抓住我有点微软的阴茎,「阿月,他真的有那么厉害?」
月走上前不知道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她羞红了脸吃吃一笑。她走到我身边,拉着我的肉棒,蹲下身,把它吞进了嘴巴。
可能陆大姐还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景,一双妙目目不转睛的看着月的嘴与我的肉棒的抽插。我看时机不错,就又开始吻陆大姐的唇,开始她的牙齿紧闭着,在我舌头的几次扣关后,打开大门,让我长驱直入,振动棒仍在她体内引爆她的慾火,不多时,她就推开我「阿力,快!」
我如奉圣旨,把肉棒从月的嘴里抽出,翻身上马,扔掉那在她体内不懂温柔的器具,开始有节奏的抽插,这种妇人,丈夫老了,久久得不到性爱的快乐,只要猛烈的抽插,她的快感无穷无尽,一波接一波。
果然,我只抽插了几百下,她就已经大叫着抱紧我,全身绷紧着向我的肉棒挺进,只感觉她的阴到一阵猛烈的收缩,从那里边一阵阵的流出淫水。
我抽出肉棒,看见月正迷离的靠在椅子上,就把她拉起,我坐在椅上,将她的身体慢慢放下,她背靠着我坐下,因为淫水氾滥,挺进并未遇上多少阻碍,就已经到达极处,她满足的吁了一声。
我从后面不断的捏弄她的大乳,捏弄成各种形状,如海绵般入手,臀肉每次坐落都摩擦我的阴毛,绵软得肉弄得我很舒服。
不一会儿,她也再次感到了高潮,我就抱起她来,让她按在窗沿上,撑开她的臀肉,掰开,顶进了已经虚旷的后洞了,因为有前洞的淫水滋润,进入后洞也没什么困难,我挺腰,让她感受一下我的强硬。
我的肉棒被她的腔壁紧锁着,抽插有点吃力,这时,陆大姐走到我的身后,用赤裸的身躯抱住我然后耸动着,我可以感觉她的耻毛在我臀部的摩擦,我比停的用力捅进。
月感到阴道中的痒搔了,就用手抓住我的肉棒準确无误的找到桃源洞口,在 陆大姐的推动下,我开始疯狂的抽插,月在我的几乎不停的冲击下,又一次达到了高潮,软绵绵的躺在了地上。
我转过声,见到满怀期待的陆大姐我一把将她拉进我怀中,唇舌相绕间,把她的一只腿抬上了床沿,硬梆梆的肉棒顺着溪水的源头一滑而入,她的手指紧紧的掐着我的背,我按住她的臀使劲往我硬处靠。
我发觉我触到了她的宫茎口了,那圆润的地方,一股股的产着淫水。在不知道抽插多少下后,我感到有些累了,我就躺在了地上,她跟着付在我身上「力,你好棒,我都高潮好几次了!」
我有点里不从心,「可是我还没有到呢?」
陆大姐把乳头塞进我的嘴,「快吸,我,嗯,好舒服。啊,快到了…。啊」
一声接一声的尖叫后,她的阴道猛烈至极的一阵收缩,她也同月一样瘫在了地上。
在稍做休息后的月,趴在我的身上,将我的肉棒上的淫液舔吸乾净后,用唇片,抽动我的肉棒,我抚着她的长髮,「月,好舒服,再快点。」
陆大姐揉捏着我的睪丸,我的阴茎享用着双重快感,在我的肉棒要射击时,阿月感到了我的变化,更快的吞吐起来,而陆丽则把她的手指插入了我的肛门内抽动,我从阿月的口中抽出了肉棒,阿月开始用手揉搓着,我的手使劲的一只抓住陆大姐的乳房,射了…好舒服。
一阵射击之后,陆大姐把我的精液一一吸乾净后,三个人就赤裸裸在木地板上缠绕着,拥抱着,喘息声不绝于耳……
这快乐的日子在她们丈夫不在家的时候就会上演,当然不只在阿月的家里,我的家里,陆大姐的家里,外面的温泉宾馆,鼓山的树林里,农大后沙滩上,都有我们三人的身影……